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超女胡灵】作者:不详
               超女胡灵


字数:3335字

  「我要成为超女冠军!」胡灵对着镜中的自己发誓。

  梳拢微微凌乱而又可爱的短发,补上薄薄细粉和亮红唇膏,胡灵喜欢活泼利落的感觉。拉拉身上花色的鲜艳衣裳,她给自己一个自信的微笑。是的,自信!做一个歌手就是要有自信,要能调动起舞台的气氛,她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自从参加超女比赛,海选,预选赛,五十进二十,二十进十,胡灵每一关都赢得轻而易举,她相信一定会在十进七的比赛中取下胜利。

  今天,她要与查娜进行PK赛来决定留下还是离开,胡灵自认会是留下的那一个。不过,她想要的不仅于如此,她还要拿到前七的入场券,夺得2006年度的总冠军,走上比超女更大的舞台,将激情四射的舞姿和优美动听的歌声奉献给广大歌迷,成为家喻户晓的大腕明星。

  胡灵从小就很要强,这回,在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她绝不允许自己失败。她一定要赢。

  走出化妆室,胡灵加入其他参赛者。

  经过几轮的淘汰,仅存的十人当中,她们的水平都不比自己差,有的甚至更好,但胡灵有足够信心,能够过关斩将,一直走到最后的终点。

  抿起唇,胡灵悄然微笑,没有加入她们的谈话。

  静静的,胡灵的视线在一干女孩身上滑过,首先,落在左手边的女孩身上。
  她叫党宁。党宁很漂亮,洁白如雪的肌肤上浮现着自然的红晕,淡淡的微笑里吐露着腼腆不安,弯弯的柳眉,灵动活泼的眼睛,小巧的嘴巴,一看就是那种南国少女型的美女。整个人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温柔。

  眼光掠过党宁,移向正在她身旁轻笑的女孩-厉娜。

  她是那种很斯文干净的女孩,个子高高的,一百七十公分左右,听别人说话时,总是带着微笑和专注的神情。虽然她很少开口,但听她的声音,酷似当年的王菲,连气质也几乎如出一辙。

  她是那种很容易博得旁人好感的女孩,就连女孩子也喜欢与她亲近。从那一堆围在她身边的女孩儿身上,多少可以证实她的想法。比起其它女孩,她的网友支持率显然要高上许多。

  厉娜为人亲切和善,有张令人乐于亲近的温文脸孔,加上她在预选赛上的一曲《眼泪》,获得了很多网友和评委的支持。这个女孩,是个强劲的对手。
  眼神再转,胡灵看见一个默默伫立在一旁的女孩。她有着独特的气质-草原的气息。胡灵看得出来,从她那不停摆弄着衣角的双手来看,她有些紧张,也对晋级充满了渴望。

  胡灵知道她,她叫查娜,是今晚的PK对手,她应该也算是一个威胁,但胡灵不怕!

  当胡灵继续观察其他人的同时,主持人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李湘,一脸恬淡柔和,是典型的月光型美女。而稍稍落后她半步的男主持人-李响,就显得不是那么从容。从他闪烁的眼神里可以看出,主持美女如云的超女大赛,对他来说,有点难为他了。纵观前几场比赛,尽管他说的话比李湘多,但控制场上节奏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胡灵出神地想着,直到主持人示意PK大赛正式开始,她才回过神来。
  一曲感人的《思念母亲》,带着浓郁的草原味道,仿佛是来自天堂的乐章,以感人至深的旋律慢慢展开,加上查娜独特的低沉嗓音,诚挚的真情流露,让人听了心情不自觉地随着歌声起伏不停。

  一曲唱毕,胡灵被这美妙的音乐深深震撼,不由对眼前的对手由衷地产生了敬佩之心。作为一个少数民族歌手,在八千人当中,能够脱颖而出进入前十名,想必是吃了不少的苦头。

  想到这里,胡灵心中不禁一酸,探求音乐的道路曲折而漫长,但是,若说起其中的辛酸,谁又能与她相比呢!

  当年,出于对音乐的无比热爱,也为了减少沉重的家庭负担,刚刚过完十四岁的生日,胡灵就一个人背起了行囊,踏上追寻自己音乐梦想的道路。

  十四岁是一个充满憧憬,充满幻想的年纪。胡灵梦想着自己能够遇到一位名师,帮助自己实现音乐的梦想。可是,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她一次次碰壁,一次次被拒之门外。看到自己的音乐梦想即将破碎,她有些不甘,又有些无奈。
  既然没人教导,那就自己练习,生性倔强的胡灵选择了PUB,想通过它作为音乐之路的起点。可是PUB也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她一家一家地询问,终于,有一家可以录用她,但是条件是她必须住在店里,而且还要干一些杂活。
  在胡灵眼中,音乐是最最重要的,只要能有唱歌的机会,做些杂活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胡灵想得太简单了,PUB中有各种各样的客人,醉酒的,闹事的,有些是她无法应付的。

  有一次,胡灵遇到了一位醉酒的客人。

  醉醺醺的客人假借献花将胡灵强拉进怀里,上下齐动地对她大施轻薄。胡灵挣扎不过,惊慌失措地随手甩了那位客人一记耳光。客人马上勃然大怒,拖着她就往外拽,想要教训一下她。幸好老板及时赶来,说了不少好话,胡灵才得以脱身,可是,她并没有看到客人向老板递过一个暧昧的眼神。

  当天夜里,迷迷糊糊中,胡灵感觉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压着动弹不得,嘴巴也被堵住了,鼻子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脸上滑滑腻腻的,很是难受。她费力地睁开眼睛,发现那个醉酒的客人正压在自己的身体上,不停地舔着自己的脸。
  胡灵四肢乱舞着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她根本推不动那个客人,反而更强烈地刺激起客人的兽欲。客人重重地坐在她的身上,拽起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脸挥起手掌,一下比一下重地扇个不停。

  胡灵被打怕了,不敢再继续挣扎,放弃了反抗,客人这才骂骂咧咧地停手。
  客人脱了个精光,不由分说又压在了胡灵赤裸的身上,没有丝毫前戏,像野蛮人一样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接着就是一阵狂烈的活塞运动。在床板叽叽嘎嘎的声音中,伴随着胡灵凄惨的叫声,客人一遍又一遍在她身上发泄着兽欲。
  当晚,胡灵由一个女孩变成了一个女人。她伤心,她痛恨,可是在陌生的城市,她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助,在老板的威胁与劝诱下,她犹豫良久,为了心中的理想,还是留了下来。

  从那以后,老板就经常爬上胡灵的床,不顾她的反对,恣意享受她的身体。
  这种令人窒息的屈辱,胡灵把它深深地埋在心里,强作欢颜地面对老板,面对客人。她要唱歌,她需要一个表演的舞台,即使是这样不堪的生活,她也要忍受下去,因为她坚信,这些磨难在音乐面前都不算什么。

  该上场了,胡灵整理一下紊乱的思绪。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为音乐付出那么大的代价,终于等到了这么宝贵的机会,今天一定要成功,查娜,离开的只能是你。

  胡灵轻快地走到舞台中央,衣着时尚的她凭借劲暴的舞姿,煽情的表演,纯熟的唱功将那首《WANNA BE》演绎得淋漓尽致。本来被《思念母亲》感染得有些哀伤的观众不约而同地为胡灵鼓起掌来,胡灵带给他们的不光是视觉上的美感,那种情绪的渗透,心灵的撞击也深深打动着观众,从胡灵身上,他们看到了激情,看到了动感,而这些在查娜身上是看不到的。

  紧张而激烈的投票开始了,胡灵开始还是十分自信的,可是当她看到一张张选票被那些中年评审们投到查娜那边时,不禁又是好笑又是气愤。这里选的是通俗歌手,不是亲善大使,难道只凭儿女亲情就能拿到足够的选票,那么大家一起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好了……

  十一比十五,胡灵落后查娜四票,还有最后五票。胡灵只有拿到剩下的全部票数才能不被淘汰,而评审中还有一位叔叔。难道,真的要被淘汰掉吗?真的要输给查娜吗?这几年的忍辱负重,这几年的辛苦努力真的要付诸春水吗?

  顿时,一股不可抑制的酸楚袭上心头,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模糊了双眼,打湿了脸颊。华丽的舞台就踏在胡灵脚下,也许只有这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难道在PUB唱歌就那么大逆不道吗?为什么大家都不支持我,我做错了什么?追寻梦想是错的吗?

  就在胡灵心灰意冷,伤心欲绝得认为要被淘汰掉时,评审却好像突然凝重起来,包括那位叔叔在内,所有评审都不约而同地把手中的选票投给了她。对这神奇的大逆转,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呜咽着与每位评审握手,鞠躬,表达心中的狂喜。

  胡灵赢了,胡灵打败了查娜。最弱的对手都赢得那么辛苦,后面还有更艰难的比赛。党宁,厉娜,都是人气极高的对手,都不好对付,但是胡灵不怕,她相信自己的实力。

  胡灵环顾了一下华美的舞台,台下的观众热情地挥舞着手臂,嘴里不停呼喊着她的名字。这一刻是多么美好,绚丽多姿的生活在等着自己,胡灵的眼中噙满泪水,她好像嗅到了成功的味道。

  等着我,我的舞台;别了,伤心的PUB。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