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梦回武唐】(19-21)作者:sky08(九十九夜)
字数:10919


前文链接:
  (01-09)thread-8998302-1-1.html
  (10-12)thread-9384010-1-1.html
  (13-15)thread-9538602-1-1.html
  (16-18)thread-9577876-1-1.html

              十九、京中琐事

  朝中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离出发前往潞州还有两天的时间,而武媚娘也没有单独召见,我终於可以舒一口气,闲来无事,便在大街上闲逛着,这时耳边传来一阵呼叫:「隆业!」我扭头一看,心想,这回找到乐子了。

  正是春末初夏之时,京城郊外,满眼苍翠,人迹罕至的密林深处,曲径通幽,却是一处瀑布水潭,

  在瀑布冲击水面发出的声响中,隐隐约约夹杂着女子的叫声。若果有人路过,远远望去,只见清澈的水

  潭边上,三条肉虫正在交缠着,一清秀少年,写意地躺在用石块围成的临时浴池中,双目微闭,似寐非寐,剩下两个是两名妙龄女子,其中一人,长得绝色妖娆,肌肤赛雪,身材匀称而不失丰腴,玉面精緻而又妩媚,两只桃花媚眼就像两团熊熊火焰,另外一人,则是清纯可人,肤雪凝脂,小腹平坦光洁,正是我与堂姐李裹儿、纯儿主仆二人。

  没错,在京城的大街上叫住我的,正是在京城中艳名远播的安乐郡主李裹儿,生完孩子后,生性跳脱的她,肯定不愿意呆在府中带孩子,今天的天气不错,便把孩子丢给奶娘,自己带着纯儿打算出外踏青,结果在出城的路上看到了我的身影,两女不禁回想起几个月前那段刺激而又销魂的日子,回想起被

  那根又长又粗壮的鸡巴插穿自己那淫乱的蜜穴时带来的快感,便不顾场合连忙把我叫住,把车夫打发回府,让我带她们出来「玩」,我当然照单全收,萧妩去了扬州,武媚娘又没有召见,李凤莲带着沈艳蓉不知道去了哪里,每天在府中对着王芳媚那等尤物,我早就有些躁动了,此时看到她们,正是时候,便带着她们来到这个只有我才知道的水潭。

  「咿呀……嗯,要来了!奴婢要飞了……啊,又顶到了,好美!刺穿了,被主人操翻了。」只见平时外表清纯的纯儿,此时正跨坐在我的身上,不断地蹲起坐下,蹲起坐下,嘴里依依呀呀地忘情放声喊叫着,声音清脆动人,我控制着肉棒的长度,让身上的小美人每一次落下的时候,小屁股都能撞击到我的大腿,并且使得龟头在她的小腹上撑起一道弧线,最后正好顶在她娇嫩的花心上。

  「好弟弟,好主人,姐姐的奶子好胀,快点来吸姐姐的奶,噢噢……」而身边的李裹儿,又哪有平时那副骄横跋扈的样子,此时的她,已经为武崇训诞下一名女婴,改名为武婷儿,身材更加丰腴,艳光四射,胸前的一堆美乳更加丰挺,用手一捏,一根细长的水线从这名年仅十八岁美少妇的乳尖处射出,可口的人奶最后落在我的嘴里,同时她的下体处,正在承受着我三根手指的抽插,上下两处的双重刺激令她柔美的腰肢也不停的摆动,迎合着我的玩弄。

  「哦……主人……你的鸡巴好大……嗯……好很热的啊……啊……要插死婢子了……要被主人的大肉棒……插坏掉啦……啊……」

  纯儿依旧在我的身上上下套弄着,她的双手撑在我的腿上,挺翘的小屁股上下抬动,那湿漉漉的蜜穴之中,随着她身体的上下起伏,我的九阳神龙一进一出,丝丝乳白色的液体也被挤了出来,粗壮的巨龙每每挤开她的阴唇重重刺入她的身体之时,她的小嘴总是发出一声无比销魂的呻吟,一头秀发也随着身子的快速摆动而飞扬着,十分动人。

  「好哥哥……啊……用力……嗯……好、好奇怪的感觉……嗯要……要来了……」突然,她尖叫一声,全身一阵痉挛,叫声随之停止,呼吸仍然很急促,她的蜜道之中涌出一股灼热的暖流,接着便瘫软成一坨烂泥一样,转身趴到我的身上。

  我托起纯儿的小翘臀,把泡在她蜜道中的肉棒往外一拔,发出「啵」的一声,一小股热流再次在纯儿的淫穴中流出,打在依旧坚挺的肉棒上,而在一旁早已欲火焚身的堂姐李裹儿,迫不及待地用一双玉手扶住挺立向天的肉棒,对准自己淫水潺潺的桃花源,丰腴的屁股往下一坐,「啊,好胀,好大,爽死妾身了。」接着便自己扭动着蛇腰和丰臀,上下翻飞。

  刚刚生完孩子没几个月的李裹儿,虽然才刚满十八岁,但是却如花信少妇般丰腴,再加上情欲的影响,面色潮红,让其本来就妖娆的娇靥更添几分妖艳,胸前一对柔软的美乳,在生完孩子后整整大了一个尺寸,在上下律动的过程中不断跳跃,吸引着我去玩弄,我双手扶着李裹儿的屁股,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抛起,然后让她落下,坚挺的肉棒每次都狠狠地顶在她那刚生完孩子的子宫上,同时张开嘴巴,含住她其中一个乳头,用力地吮吸着她的乳汁,「哦……美死了……好弟弟……嗯……插得……妾身……好深哦……喔……顶死我了……啊……吸得我好爽……姐姐奶子好胀……主人……相公……快点吸我的奶……好儿子……快吸骚娘亲的奶啊……噢……」

  李裹儿那吹弹可破的玉脸之上返起了阵阵红云,媚眼含春,檀口中发出忘情呻吟,呼吸粗浊,那在胸前的乳房不断摇晃着,强烈的快感让这位美绝人寰的少妇,一边扭动着诱人的胴体,一边娇啼浪叫。

 正在肉欲顶端的李裹儿感到身体中的肉棒又涨大又坚挺又发烫地将自己的子
  宫口撑得满满的,好充实又好暖和的感觉,尤其那鼓腾腾的大龟头顶在自己的子宫壁上,又麻又酥的感觉不断地侵袭她的神经中枢,简直爽快到了极点:「哎唷……哟……哟……胀死……了……快要……受不……了……快了……嗯哼……喔……喔……」

  她的子宫中,不断涌出温暖的淫液,打在我的龟头上,刺激着我的神经,我们二人就像不知疲倦地淫兽一般,疯狂地交配着,偃盖松,鱼比目,玄蝉附一个个体位不断地交替着。

  在李裹儿泄了三次,准备泄第四次的时候,我猛烈地用自己的肉棒插着她的身体,像是想要肉棒把她捣散一样,美少妇嘴里已经只能发出「荷荷」的声音,全身都抖个不停,阴道一夹一夹地把一股又一股热热的阴精洒向龟头,我忍不住精关再开,跟着射出一股股的阳精,猛力冲击着身下美艳无比的堂姐子宫,把她弄得又是一阵颤抖。

  过了一会,我才把鸡巴从李裹儿的蜜穴中拔出,大量的精液以及蜜液的混合物从淫靡的蜜穴中随着李裹儿的抽搐,一股一股地冒出来,流到光滑的大腿上。
  休息了一会儿,两位美人才幽幽地恢复过来,全身赤裸地趴在我的怀里,小婢女纯儿撒娇道:「王太偏心了,每次都是把阳精播给公主殿下。」

  李裹儿这就不乐意了:「小蹄子造反了?本宫撕了你这小骚蹄子的嘴巴,主人心疼姐姐,每次都狠狠地把阳精射到姐姐这让本宫这个当堂姐的爽一爽,你一个小奴婢敢有意见。」

  我打圆场:「好啦好啦,我的好堂姐,就别为难纯儿了,她就想撒撒娇而已,又不是跟你争什么东西,嘿嘿,精华这种东西,你要多少孤给你多少,纯儿,孤答应你,下次在你那泄个够,让你那小蜜壶都装不下,把你的小肚皮干大,然后给本王生个孩子可好?要么现在就给你?」「

  「不不不,小婢谢王爷,小婢今日已经不堪挞伐,求王爷放过小婢。」
  「哈哈哈,这样满意没?我的好堂姐。」

  李裹儿故意恐吓一下纯儿:「就是个小浪蹄子,看本宫回去收拾你,好弟弟,你真是强壮,快把姐姐给干坏了,姐姐以前所有的男人,都比不上弟弟一个人。」
  「当然,姐姐可是享用着世上最珍贵的宝贝,哪是那些凡夫俗子可以比拟,对了,问你们一下,最近两个月,京中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京中?最近没什么事啊,只不过最近宫里有人传说陛下龙体有恙,除太平公主,千金公主以及最亲近的侍女月桂以外,所有人都不见,就连饭菜沐浴都只有月桂一人伺候,上朝时抬轿子的太监,在陛下出现时都被蒙着双眼,等陛下进入龙辇之后,再由月桂揭开蒙眼的布幔,下辇时再次蒙上眼睛,况且还有一点,最近陛下上朝的次数减少了。」

  武媚娘身体有恙?不对,武媚娘是要三年后才去世,当晚我与她龙凤交泰,令其功力大增,应该更进一步,百病不侵才对现在在这个世界就更不可能了,然而她本就是个勤政的皇帝,而且对权力的掌控欲达到令人发指的高度,若非身体已经出现明显问题,绝对不会减少上朝次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呢?」我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询问着。

  「还有,唔,一个月之前,传说有人夜闯禁宫,但是那人进入紫宸殿之后不足一盏茶的时间,便离开了,陛下吩咐宫中近卫无需追赶,并下禁口令。」
  这就更奇怪了,如果是武媚娘召男宠入宫,何须如此神秘,但如果是刺客,按照武媚娘的武功,下间少有,与其对战的,要么就是被秒杀,要么就是会打个天翻地覆,即使有人武功胜於她,为何却又很快地离开呢?唯一可以想到的,就是这个人与武媚娘有隐秘的对等合作关系,其他的想不到了。

  「嗯,不错,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我一边揉捏着李裹儿的乳珠一边问道。

  「嗯哼,母妃身为皇太子妃,总会有些管道知道这些隐秘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而且母妃对我是很少隐瞒这些事情。」发出一声销魂的娇哼后,她很得意地说。

  这些我当然知道,我的这位婶娘,可是想当第二位武媚娘的人,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如何颠覆这个皇朝,有朝一日登上帝位,而我身边这位不算太聪明的堂姐则在历史上妄图成为皇太女,君临天下。想到此处,我调笑着对李裹儿说:「可是太子妃殿下没有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女儿,会把自己的秘密透露给自己的侄儿。」
  「嘿嘿,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为了你,我连母妃的秘密都告诉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我喔。」

  「当然,我现在对你不好吗?把你喂得饱饱的。」我挺了一下身下的肉棒,向李裹儿耀武扬威了一番,同时手上的动作更加频密。

  受到刺激的李裹儿,情欲又再次上涨,不顾自己已经泄身多次,娇吟道:「好弟弟,姐姐的小骚穴又想要了,快,快拿你的大鸡巴插姐姐的小逼,把姐姐的肚子干大,给你生个娃娃。」

  「如你所愿,我的美人。」说完,便放开纯儿,翻身压住这位绝美的堂姐,挺身插入,佳人放浪的呻吟再次从水潭中传出……

              二十、夜诉衷情

  把李裹儿主仆送回公主府附近后,天色已经不早,便自己回到相王府,到达厅堂,果不其然,王芳媚已经在厅堂中等待着我,一见到我回来后,便嗔怪道:「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一天就不见人,饭都煮好了,快来跟我去吃饭。」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隆业让姨母担忧了。」接着便跟着她进厅堂吃饭。

  晚饭过后,我向姨母告辞,便回到房间静修,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感觉到脚步声,很轻柔,但肯定是不会武功的人,这个时候来找我的多半就是王芳媚了,於是便下床穿鞋,等待她的叫门。

  果然,片刻之后,便传来「咯咯咯」的敲门声,然后就是王芳媚的声音:「业儿,你睡下了吗?」

  「没呢,姨母,你等等,我这就开门。」开门之后,王芳媚那温婉成熟的娇靥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此时的王芳媚已经沐浴更衣,身穿一件浅蓝色的衣裙,梳着一个贵妇髻,浅粉色的亵衣包裹着丰满硕大的奶子,犹如一位圣母一般。「请问姨母找隆业,有什么事?」

  她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对我说:「也没什么,只不过,我们母子,已经好久没有认认真真聊过了,眼下你又准备去潞州,又要离开,姨母就趁着你还在,跟你聊聊天。」

  「好,隆业也很久没跟姨母聊天了,是孩儿不孝。」接着,我们俩人就开始聊天,从我学艺时遇到的事情,还有河北之旅的一些见闻,挑选了一些,告诉给她,她依旧像是我小时候那样,静静地聆听。

  聊了不知道多久,王芳媚突然说道:「算了一下,你今年都已经十五岁,是时候该替你找一门亲事了,你给我说说,你有看上哪位姑娘吗?」

  「呃……」我一时语塞,想到亲事,我深感头疼,跟我有过关系的女人不少,萧妩,武媚娘,李凤莲,李裹儿,纯儿五个,但是这五个女人里面,没有一个是正常的,说出来怕是会把她吓到。

  王芳媚看到我语塞的样子,以为我现在还是没有意中人,笑着说:「不要紧,姨母会帮你留意一下哪一家的女儿好,帮你找一门好的亲事,只要看着你长大成亲,我就算以后死了到了下面,也跟姐姐有了个交代。」

  看着王芳媚那一副高兴的样子,本来就是位温婉的美人,再加上忽明忽暗的烛光照耀下,显得更加迷人,此时我也忍不住说:「隆业,隆业喜欢的人,是姨母……」然后抓住王芳媚的玉手,说道:「隆业喜欢姨母,想与姨母一辈子在一起。」

  王芳媚此时的笑容完全凝固住了,她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我,颤颤地说道:「业,业儿,姨,姨母也喜欢业儿,姨母也,也,相信业儿会,会好好赡养姨母的。」

  「不,不是赡养,姨母,不是,是芳媚,隆业对你的感情,不止是母子之情,还有男女之情,隆业想与你长相廝守,想你成为我的女人。」我紧紧抓着她的手,生怕她挣脱。

  「不,不可能……」她低着头,抖动着身体,不敢直视着我,「这太荒唐了,隆业,我,我可是你的养母啊。」

  「我不管,在我眼里,你不仅是我的养母,还是我心爱的女人,我从小就喜欢你,就想长大之后,能够娶你,你知道袁道长在我耳边说过,『该是你的还是你的』,我才……」

  「够了,隆业,不要再胡言乱语。」她一边说着一边想挣脱我的手,可是我运起内功,她一介弱质女流,哪里有力气挣开。

  「我没有胡言乱语,我马上就要去潞州,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回来,京中云谲波诡,人人都朝不保夕,你又是那么美丽,难保不被人盯上,要生出什么意外,我就追悔莫及,姨母,我害怕,我想今晚就要了你。」

  说完,左手一抄,把王芳媚整个人抱起走到床边,把她一放,稳稳地压在她的身上,在她的挣紮下,扯开了她的亵衣,一双肥硕的奶子就爆衣而出。

  接着又一扯,把她的亵裤也褪下,正准备欺身而上,吃了这个丰满迷人的美熟妇,却不想此时,她突然放弃了挣紮,我定睛一看,只见两行清泪,正从美妇人的美目中沁出,她的眼神,似是绝望,似是怨恨,似是痛心,似是愤怒,五味杂陈,我心中一软,暗骂自己,什么时候自己这么精虫上脑,用强奸来得到女人。
  想到这里,心中的欲火便消退了不少,看着美妇人脸上的泪水,我心如刀割,俯着身,吻了她那滴晶莹的泪珠,再在她那光洁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说道:「对不起,姨母。」接着,翻身出门,直奔到府外,留下王芳媚一人,在房间中无声地哭泣。

  长安的夜晚,只有西市坊以外,其他地方都会宵禁,现在这个情况,除了千香楼,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去,但当我到达千香楼之后,却发现连姚丽娘都不在,后来才在她的侍女口中得知,她去了张九龄的家里讨论如云的事,我不禁嗤笑一声,这个姚丽娘,真是猴急,这就开始去勾搭张九龄了?不过转念一想,我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精虫上脑就对王芳媚动粗。从今往后,估计我与她之间就会产生一道裂缝,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

  想到此处,我不禁「唉」地歎了一口气。

  「臭小子,年纪轻轻就唉声歎气,可不像你啊,还说要君临天下。」忽然,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竟然是袁天罡这个牛鼻道人。

  「道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下之大,老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我一个月之前就来了。」袁天罡悠悠地说道。

  「一个月前?你是夜闯禁宫的那个人?」我突然回想起今天李裹儿说过的其中一件事。

  「咦,这你也知道,看来这段时间以来混得不错嘛。」

  「我就说,以武媚娘的武功,能在夜闯禁宫并且呆上一盏茶时间的人天下间本就没多少嘛,更何况是全身而退,原来还真的是道长。」

  「呵呵,老道是去找武皇有些事情,老道在此先恭喜殿下,踏出了第一步。」
  「恭喜个鬼,要去潞州,还被太平姑姑那个深不可测的女人盯着,估计到了潞州还会被她当枪使,然后又每天被俗事烦扰,白白浪费时间。」

  「呵呵呵呵,贫道说的不止是你的仕途志向,还有你家的那位……」

  「别,道长别说了,今晚才把她得罪惨了,估计她现在都快恨死我了,现在我都没有脸回去,只好在街上闲逛。」我这时才想起,袁天罡是知道我暗恋王芳媚的事情,连忙打断他的话。

  「莫急,慢慢来,这世上,本来就没有那么多一蹴而就的事情,眼下,你依然需要增强自己的能力以及好好经营自己的势力和人脉,只有自身强大,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好的道长,小子明白,话说回来,道长你为什么要找武皇陛下?按照道长你的性格,不是十分重大的事情,绝对不会出山,肯定是发生什么。」

  「不可云,不可云,等时机成熟,你自然会知道,现在就算你知道了,也无济於事,贫道还是那句,自身强大,一切都好说,时候也不早了,贫道要回终南山,殿下好好保重。」说完,他便挥了挥衣袖,转眼就不见人了。

  袁天罡说得没错,顺其自然吧,先提升自己的实力,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一念至此,我便回到了王府,特意路过王芳媚的房间,只见到房间内还有着烛光,我看周围没有人,便走到门前,用很小的声音说道:「姨母,对不起,是隆业的错,伤害到姨母,过两天业儿就要出发去潞州,姨母要好好保重身体,天色不早了,姨母早点休息吧,晚安。」说完,也不等房间里面的人的反应,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冥想打坐,度过了这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我就去了一趟张九龄的家里,当我刚到张九龄家的时候,恰好看见姚丽娘从张九龄的家中出来,正准备上轿,他们俩人看到我的出现,都感到吃惊以及……尴尬,看着姚丽娘满脸春情的样子,

  就知道她已经「得手」了,眼看着俩人慌忙的样子,我笑着说道:「不碍事,你们要是两情相悦,无论如何我都会支援。」

  接着,我又嘱咐了一下张九龄,让他准备好,明天就要出发去潞州履职,便告别了他们。

  本来我还想去一趟千金公主府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我一个小小郡王,往一位艳满长安的长辈的府邸家里跑,而且这位长辈还……虽然我们发生了亲密关系,但是还是注意一点为好,尤其是在长安这个地方。如是这般,波澜不惊地过了一天,然而这一天王芳媚并没有出现,她还是不愿意原谅我。

  终於,是要启程出发,我婉拒了大哥和三哥送给我的侍女,只带着张九龄一人,便骑马上路,姚丽娘会给我跟张九龄配上侍女和随从,只不过以免有心人看在眼里,他们已经提前出发,而太平公主,则派人告知我说她在京城还有事情,要等一个月才会出发去潞州。

  出发之前,我看了一下四周,王芳媚依然没有出现,我心中感到一阵失落,都怪自己把持不住,现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了,我打起笑容对三哥(李隆基)和大哥(李成器)告别:「大哥,三哥,小弟要出发了,拜託你们,好好照顾家里,三哥,姨母的身体不太好,您多担待一下。」

  「放心吧小弟,三哥会照顾好姨母的,你也要好好干,知道了吗?」李隆业拍胸口向我保证。

  「好,大哥,三哥,小弟走了,你们要保重。」说完,我便与张九龄牵过马头,准备离开长安城。

  忽然,我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呼喊:「小王爷,小王爷,等等奴婢。」却是王芳媚的贴身婢女,迎春,她拿着一个包裹,一直向我跑来,跑到我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香汗淋漓。

  「迎春,你怎么来了?」

  「小,小王爷,王,王妃身体不适,让奴婢,奴婢把这个包裹交给你,她说你打开之后就会明白的了。」

  我皱着眉头,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件新的秋衣,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到了潞州之后,没过一段日子就会迎来秋天,难道她就是这几天,给我缝了一件衣服?!想到这里,我就知道,她原谅我了!心中的抑郁之气一扫而空,对迎春说道:「迎春,你回去告诉王妃娘娘,好好保重,等隆业回来。」

  「奴婢明白。」

  接着,我调转马头,一边离开一边大声吟诗道:「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驾!」一骑绝尘。

  留下城门口的人,一脸震惊,这个中山郡王,还真的是一鸣惊人,一曲《游子吟》,名动京城!

             二十一、前往潞州

  我禦马疾驰把张九龄抛在了身后,很快就到了十里亭,这时,一位丽人正倚在亭边,等待着我的到来,竟然是我在赵州收下的侍妾——沈艳蓉,自从上次我晕倒之后,她好像一直跟着李凤莲回到京城,我们一直没见过面,想不到她在这里出现。

  「艳蓉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沈艳蓉笑道:「奴家是王爷的侍妾,王爷去哪里,奴家当然要跟着伺候啊,还有,公主殿下让奴婢把这个东西给你,这是公主向皇上讨要赐给王爷的手谕,王爷你自己看吧。」她口中的公主,当然就是千金公主李凤莲了。

  我打开手谕一看,上面大致的意思是,从我到任开始履职哪一天开始,有一年的时间,潞州城上上下下都必须遵照我的话去做,如有违反,从重处理,这是给我尚方宝剑啊,我还在头疼怎么去想办法对付潞州的豪族,这下有大杀器了。
  接着,沈艳蓉又给了我一个本子,说道:「这是公主给殿下的一个花名册,里面记载了公主殿下安排在潞州的可用之人以及当地豪族的资料,希望对王爷你有帮助。」

  呼,这花名册何止是有用,简直是跟陛下手谕一样重要的东西,美人恩重啊,我把花名册以及手谕收好,与沈艳蓉一起等到张九龄之后,再次出发。

  潞州位於古韩地,即以前的上党郡,它是由群山包围起来的一块高地。其东部是太行山脉,与今河北、河南二省分界;西面是太嶽山脉与临汾交界;北面为五云山、八赋岭等山地与晋中接壤,乃是贯通东西的战略要地,也是人才辈出之处,被称为「文贞公」的一代名相魏征,就是潞州人。

  这里离长安,比赵州近很多,而且我们是骑马行进,短短一周,我们一行三人就到达了潞州城。虽然这里繁华不及东西两都,但毕竟是千年古城,并且贯通东西,自然是比较繁华,我们三人进城之后,并没有直奔刺史府,而是牵着马在城里到处游逛,体察民情。

  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通过花名册以及沈艳蓉的口中,瞭解了潞州城现在的大致情况,潞州城现在明面上主要分为三股势力,第一股是本地的豪族,以上党的霍氏为首,他们在长安城中的靠山是梁王武三思,是最大的一股势力,第二股是河东道总管的罗宣下派下来的一干官吏,而罗宣是武媚娘的铁杆手下,最后一股势力,是潞州的军队,他们自成一派,而且暗中获得太平公主的支持。三股势力,在这潞州城中,维持了微妙的平衡。

  响午时分,我们逛完潞州城后,终於来到刺史府,守门是士兵把我们拦住:「站住,是什么人,你们没有看到这里是刺史府吗?」

  我把王府的权杖拿出来,道:「我乃中山郡王李隆业,来接任新的潞州刺史之位,快叫你们的长官出来。」

  守卫面面相觑,他们也不认识权杖,忽而怒喝道:「小子别装模作样,先不说新刺史的事我们从来没听说过,更何况,你们就三个人,敢冒充李氏皇族?来人啊,给我抓住他们。」说完,几个守卫便向我们攻过来。

  我并没有动手,而身边的沈艳蓉身形一闪,欺身上前,与守卫打了起来,这女人,一个多月不见,功夫见涨了,三两下手脚,就把守卫给打回去。

  我嗤笑着说道:「连孤的侍妾都打不过,真不知道你们当的哪门子的兵。」
  几个守卫恼羞成怒,拔出腰刀,再次向我攻过来。

  「住手!」此时,一把洪亮的声音从刺史府门处传来,我定眼一看,是一名二十来岁的武将,身高六尺余(唐制一尺30公分左右),虎背熊腰,不怒自威。
  「见过队正!」守卫纷纷向武将行礼。

  只见那队正走过来,看了看那帮守卫,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守卫答道:「回禀队正,刚才这三个人冒充是中山郡王,说是新任刺史,属下想逮捕他们,谁知道那个女人那么厉害,属下只好拔刀……」

  「住口!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冒充,万一是真的你有多少颗人头可以赔!?况且几个大男人,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那帮守卫都被他骂得羞愧地低下头。

  接着,那武将又走到我们前面,说道:「你说你是中山郡王,可是,作为一介郡王,你身边的随从呢?还有你拿什么证明?」

  武将的语气很高傲,并且充满怀疑,我也没有在意,把相王府的权杖丢给他:「这是我相王府的权杖,如果不清楚的,叫你们更大的长官过来,他肯定知道……」

  「不用了,我知道了,」说着,他单膝跪下,大声说道,「卑职程千石,见过中山郡王。」其他守卫见他跪下,知道还真的遇上皇族了,纷纷跪下请罪。
  「你怎么知道的?」

  「家父程齐之。」

  这下轮到我们被吓到了,「你是程务挺的孙子?」程务挺,洺州平恩人,东夷都护程名振之子,唐朝名将,程务挺少随父作战,以勇力闻名,嗣圣元年(684年),任左武卫大将军、单于道安抚大使,防备突厥。同年十二月,内史裴炎被斩於洛阳都亭,程务挺上书为裴炎辩冤,触怒武媚娘,被杀。虽然后来武媚娘下旨为程务挺平反,但是他的后人已经销声匿迹,想不到竟然在这个地方当一个队正。

  「正是。」说着,程千石挺了挺胸,似乎他很以他的祖父程务挺,曾祖父程名振为荣。

  「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上恶来将军的后人,孤也是不枉此行了,给你介绍,这位是孤的陪臣,张九龄张子华,这一位是……孤的侍妾,沈氏。」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沈艳蓉称为侍妾吧,虽然我们俩暂时还既没有正式宣佈纳其为妾,也没有夫妻之实,但是等到安定下来之后,她终归还是我的女人。而且当我介绍她的时候,明显她笑得很开心,因为我这样公开介绍,就证明当日我在赵州说纳她为妾的诺言,并不是甜言蜜语。

  程千石也相继行礼:「见过张别驾,见过沈夫人,手下不懂眼色,冒犯了夫人,请恕罪。」

  这个程千石,并不像他的祖父恶来将军程务挺那么莽,也不像他爹程齐之那么懦弱,不卑不亢,说话条理清晰,是个人才。

  我摆摆手道:「不碍事,这只是职责所在,而的确本王也没有带随从什么的,难免会产生误会。」

  「殿下请入住刺史府,卑职去马上去通知潞州的各位官员。」接着,程千石喊来一队个守卫,让他们向潞州各级重要官员报信,自己就带我们三人入住刺史府。

  事情都处理妥当之后,程千石向我们拱了拱手道:「卑职乃刺史府的守卫队正,王爷若有什么需要即可吩咐,若没有事情,卑职先行告辞。」

  「好,你先去做事吧。」

  程千石离开之后,张九龄饶有兴致地对我说:「这个程千石,虽然是名将之后,但是粗中有细,一点都不莽撞,在这里当守卫,有点埋没了。」

  「放心,我会好好考察他的。」

  「殿下是想收他为手下?可是,陛下那边……」张九龄有些担心,「毕竟程务挺是陛下亲自下旨问斩,虽然已经平反,但是心中必定会有芥蒂……」

  「不用担心,这事情我知道,放心,我有分寸。」我止住了张九龄的话,「陛下是有大智慧的人,就算有人以此来攻击我,她也会公允处理。」

  「既然殿下都这么说,那属下明白了。」

  「好,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跟夫人聊。」

  「那属下先行告退。」说完,张九龄就离去了,因为别驾府还没有准备好,所以他先在刺史府住上一晚,明天再搬过去。

  我来到了沈艳蓉的住处,此时沈艳蓉正在收拾自己的行装,我走到她身后,伸手摸上了她的翘臀,沈艳蓉一惊,扭过头来娇嗔道:「殿下,现在还是白天。」
  「哈哈哈,放心,本王只是想摸摸而已,艳蓉姐的屁股,本王好久没摸了,这几天都在赶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於到了,想摸摸自己侍妾那个迷人的翘臀都不行?」我一边说一边把手搭在她的腰上搂住。

  沈艳蓉便顺势坐到我的大腿上,双手环住我的脖子说道:「行,怎么不行,妾身的整个人都是殿下的,艳蓉自知残花败柳,承蒙殿下厚爱,艳蓉今生都是殿下的人。」

  「不要妄自菲薄,你不知道你有多迷人吗?三十多岁的人还长得跟妖精一样勾人,更何况,是不是处女,本王有在意过吗?你看我什么时候在意过凤莲?」
  「这哪一样?公主武功高强,又是陛下最信任的人,对殿下的作用非同小可,而妾身仅仅只是一个江湖二流的女人,武功更是不济。」

  「胡说,谁找女人看武功的?本王找女人,看的是能不能讨本王开心,你这么迷人又乖巧,况且今晚,本王就要好好享用你这身美肉了本王喜欢你都来不及。」
  「谢谢殿下。」沈艳蓉一边羞红着脸说道,一边把臻首挨到我的肩膀上,神情甜蜜无比。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