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完全服从日志】(1-2)作者:不祥
上一篇:【圣诞游戏】下一篇:【监狱酷刑】
              完全服从日志


字数:4940

              (一)性奴女儿

  砰砰砰砰!

  「再不开门我便宰了你!」

  砰砰砰砰!

  「我爸说他下星期便筹到钱了,求你们通融一下吧「一把声音从门后传出来。
  「下星期?三天前是怎样说的?我现在就要!开门!」口吻像是要杀人似的。「求求你们,通融一下。」

  「不肯开门是吧!我明天就闹到你学校去!」如晶吓了吓,道:「不要让学校知道,等等我。」赶紧开了门。

  那个彪形大汉踏了进门,用凶狠的眼神瞪着她。

  却突然被如晶那可人的脸孔窒住了,十四岁的她看起来是那么楚楚可怜、那么动人的眼神,那大汉难免心软一软,但他又很快站稳脚步了:「钱呢。」如晶掏出她的钱箱,一股脑儿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大量的十元、二十元纸币,和数不清的硬币全摊在桌子上。

  大汉看着她整理一番后,「五千元?你这婊子在浪费我时间,你爸欠灰哥二十万啊!」如晶缩着身子,说:「都说下星期便筹到钱了。」大汉抓起桌上的纸币,带着警告眼神说:「我先收下这些,星期一没有钱的话,有你好看。」说完然后转身走了。

  如晶带着无奈的表情,走向厨房煮饭。

  不一会儿,如晶的父亲坚成回来了。他放下袋子后,便向厨房走去。「爸爸,回来了吗?」如晶回望一下。坚成胸口贴着如晶的背部。「在煎鱼啊?」语气不像问侯女儿,反倒似与爱人调情。「嗯。」如晶坚成不经意地用手背扫如晶的迷你校裙。「干吗还穿着校服呢?」「煮饭怕弄髒衣服,洗澡后才换睡衣吧。」坚成慢慢把手伸入迷你校裙内,如晶知道她坚成又想干那事了,她挪移身子想要避开。坚成见状,改为用手向上探,试图把内裤拉下。

  如晶再挪移身子,怎料坚成大声喝令:「动甚么动啊?给我站好,专心煎鱼!」
  如晶不敢动了,她把尊注力放回煎鱼上。坚成拉下她的内裤至膝盖。 说:「又不是第一次,害羞甚么,真是的。」坚成的右手开始在抚摸她的屁股,而且左手开始往如晶的胸部探索。

  「你再不反转它,它便焦了。」如晶因为受到胸部和屁股的刺激而心不在焉,她正要反鱼的时候,坚成的手指开始插入她的阴道。「呀……不要……」如晶受不住而叫起来。坚成开始用阳具插入如晶身体,开始上下抽插起来。如晶咬紧牙关,手指却软得握不住镬铲坚成边抽插边说:「你要在我射之前把它煎好。」如晶努力站住了,要是鱼不好吃的话又要父亲打了。如晶目光是注视在煮食上,但她心神的都放在她下体。 坚成再进一步侵犯,他抽出阳具,插入如晶的下体,开始抽插起来。如晶咬住牙齿,她不敢作出任何反抗的举动。

  坚成不断抽插使如晶的身体下下摇摆,如晶尽量站稳住脚把煎鱼上碟。不消一会,如晶伴随羞耻感和乱伦的罪恶感达到高潮,大量淫水流出来。坚成赶紧用一个空碗子盛装。

  他再抽出阳具把大量精液射那个碗子中。坚成满足了,便走出客厅坐下,等待晚饭。如晶整理好衣服,再把菜端上桌子,她盛了一碗饭给坚成,正当她想盛自己的饭,她坚成喝住了她:「等等,这才是你吃的晚饭。」她坚成蹏给她的是刚才装了半碗奶白色淫水与精液的碗子。如晶吓一跳:「这……

  不要吧,爸爸。「

  「我叫你吃就吃啊!」「我还是不吃饭了。」「我再说一次,吃!」这是一句不能反抗的命令,如晶不敌父亲的威严,赶紧把碗子中液体喝起来。「不准一次过吞下去,用舌头舐!要舐得乾乾净净啊。」如晶忍受着呕吐,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把又苦又腥的液体吃下。坚成却在享受女儿做的晚饭。

  坚成吃饱了,尽管桌上的食物还剩很多,他丁点儿也不准如晶吃,他命令如晶全都倒进垃圾桶。洗碗也是如晶的工作,坚成又在她洗碗时干了她一次,然后便打开电视,边喝酒, 边投注赛马。

  洗澡时间到了,如晶解下衣装,踏进站立式的浴缸洗起澡来。她听到坚成在外面大叫:「妈的!又输了。」过了几秒钟,浴室的门打开了(浴室的锁被坚成拆了下来,说是防止如晶偷偷打电话给离了婚的妈妈),坚成踏入浴室,眼睛直勾勾的盯如晶的裸体,明显是喝醉了,如晶下意识地用手掩盖重要部位。「你的钱呢?我要下注!」「没。 ……没有了。」如晶显得非常害怕。「什么叫没有了!」坚成喝道,怒火愈烧愈旺。

  如晶非常害怕:「灰哥的人来了,说要你还钱。 」「我不是叫过你不要让他们进来的吗?」坚成大吼。「我阻止不了呀,他还嚷着说要……」话未落音,坚成已经取下他的拖鞋,往如晶挥舞。啪!啪!「坏女孩,不听话吗?」啪!啪!
  啪!

  「我打死你!」啪!啪!「打死你!打死你!」啪!啪!「不要!」如晶被打哭了,她哀求着:「不敢了!以后不敢了!」坚成一把抓住如晶的手,把还是全身湿透裸体的她拉出客厅。「我要下注呀!没钱怎样把钱赌回来呀!奖学金呢?」
  哭成泪人儿的如晶回答:「早已拿去还债了。」「你这没用鬼!」如晶坚成打开了大门,一把推了如晶出去,再一下子关上大门。 他们住的是公共屋村,很容易会有人看到门外裸体的如晶的。如晶在外面哭求着:「求求你开门,别人会看到的。」「不想别人看到那就给我滚远点!」「但是……我真的阻止不了他们啊。」如晶听到他又在打翻东西,她望望电梯口,好像快有人出来。坚成好像酒醒了少许,稍为恢复理智,便打开门拉她进去。全身还是湿漉漉而且一丝不挂的如晶在客厅中央发抖,因为不知坚成又会怎样。「谁叫你开门的!」「我不开门,他们也会强行撞进来啊。」「我叫你不要理追债的!」坚成又拿起拖鞋打。
  啪!啪!啪……这声音伴随如晶的痛哭声和求饶声一直响……

  坚成坐在沙发上吸烟,满头大汗。如晶则裸跪在地上「反省」。她全身佈满通红的拖鞋印,头发也被坚成扯乱了。余痛还在身上挥之不去,她好想哭出声,却只能默默流下眼泪,静静的跪。

  跪了两小时后,如晶看坚成似乎下了火,便开口打破了持续的沉默:「爸爸。」
  如晶试探地叫。坚成正在喝酒,他瞄向如晶,说:「怎么了?」如晶看坚成的怒气好像消了说「女儿没有好好看管钱,对不起。但钱省着用还是可以的。可能爸爸工作不顺,又为家计而烦恼,才那么生气的。女儿会努力把挣钱回来还债,爸爸原谅如晶好吗?」坚成叹了一口气,似乎觉得女儿被自己这样对待,还能谅解自己工作不顺,坚成自己也有点愧疚了。坚成蹲下来搭住如晶肩膀问:「你会原谅爸爸吗?」如晶想到自己一直以来受到的委屈,顿时泪满盈眶,搂着爸爸哭起来。坚成也抱着跪在地上的如晶。「如晶没有憎恨过爸爸啊。」如晶在坚成怀中说道。「乖女儿……」坚成抱得更紧了。殊不知坚成的眼神又变了,他似乎想到些什么,突然放开如晶站起来。坚成突然冷漠的说:「这不应我们的关系!」
  「爸爸……」坚成说:「你是不想跪下去才这么说吧?我可是天天都打你和干你啊!没有憎恨?少装蒜了!你非常恨我吧!明天不用上学吧?给我跪到明天晚上!」

  如晶哭得更厉害了,坚成却转身入睡房睡觉。 宁静的夜晚时间过得特别缓慢,跪在大厅的如晶只听到墙上嘀嗒嘀嗒的钟声。如晶跪的方向看不到钟,她在倾听嘀嗒嘀嗒的指针声音。三千六百下便是一小时吧?七小时便是二万五千二百下,到时爸爸起来上班,我试着再求情吧?如晶心想。其实如晶这时偷偷不跪,睡着了的父亲也不会知道,只是如晶已经被调教得很服从,加上对父亲彻底失望,而用完全服从的方法自暴自弃。到了大厅慢慢被晨光照亮,如晶跪至膝盖都又红又痛得非常利害。到坚成起床上班,步出客厅的时候,一眼也没有望如晶,如晶非常熟识爸爸的脾气,这时求情也不会有甚么好结果,她就只好一直跪下去。
  坚成出门了。冬天的早上特别寒冷,如晶又没穿衣服,她抖得很利害。「肚子空空的,难怪这么冷了」如晶想起昨天没有吃晚饭,只是被迫喝了父亲的精液。
  她现在好想喝杯热茶暖暖身子,要是平时的话,她已经吃完早餐了。

  学校的功课数量也不少,如晶好想现在完成。「唯有跪完再做吧!」她心想。
  中午了,屋外传来小孩嘻嘻哈哈的笑声。如晶想起她小时候也曾经有段快乐的童年,随着爸妈分离后,她的快乐亦随她而去。如晶的双腿跪到又酸痛又麻痺. 小孩的玩乐声也消失了。显然他们玩得累了,差不多要回家吃饭。客厅内的光绿再次暗淡下来,夜晚了。如晶听见悉熟的脚步声逐渐走近。然后是拿出锁匙的声音。坚成打开门回来了。

             (二)被出卖的忠诚

  他看到如晶还脆着,略为惊讶地问:「你昨晚跪到现在吗?」

  如晶虚弱地说:「爸爸说的话,女儿都有好好听从。」

  坚成还怀疑如晶是否在他进门的时候才跪下,但他见到如晶接近发紫的膝盖和通红的小腿,便撤销这份怀疑。

  「啊,是吗?」坚成只是冷冷地回应如晶这份忠诚. 坚成丢了一套衣服给她。
  「起来,穿上衣服,你跟我出门. 」坚成说. 如晶不敢多问,只有跟随照做。

  「怎么了,赶快起来啊!」坚成掴了她一记耳光。

  如晶说:「腿麻痺了。」

  她又被掴了一记耳光。

  「我说,起来!」

  如晶左右挪移身体,努力把跪着的脚腾出来。

  「啪!」坚成又掴了她。

  她手撑着地下一点一点站起来时,膝盖疼得非常利害。

  她站住了脚,生怕随时跌下去。

  坚成看看如晶的膝盖,两块紫色的瘀青清晰可见。

  如晶弯腰把衣服拿起,知道衣服又是随坚成喜好改得极为暴露。

  如晶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丝质吊带连身裙,因为布料又薄又透明,要是谁稍为注意一下都可知道如晶没穿内衣裤,裙子刚刚好盖住大腿根,白晢的大腿完全表露无遗. 因为是连身裙的关系,如晶把身子向前弯少许的话,屁股便会从后面露出来,即使挺后身子,阴户便会从前面看得一清二楚。

  「爸爸,这样子出门好像太……」「啪!」

  未等如晶说完,坚成拿起拖鞋往如晶的嘴巴打下去,那是毫不留情的狠狠一击,如晶被打得重心也站不稳。

  「我叫你做你便要听话,知道吗?」

  刚才如晶被打得眼泪也几乎夺眶而出,经过一阵强忍之后,她没有哭出来。
  「知道了,女儿会听话的。」

  「这才是的。」

  「爸爸,我可以喝口水吗?」又渴又饿的她问。

  「去吧!」

  如晶斟了杯水,喝了一口,便被父亲拉了出门. 如晶穿了一对白色的绑带高跟鞋,走到街上。

  街上人来人往,经过的人目光无不投射到如晶身上,几乎透明的超短裙自然是吸引目光的重点,如晶身上的瘀伤和发紫的膝盖也引来阵阵议论。灯火通明的夜市中,白色的透视连身裙都更加透明了。如晶觉得自己像没穿衣服一样,手下意识地盖住下体和乳房。於挤拥的人群中紧跟爸爸,跪了一天一夜的腿走起路还是很痛。

  「究竟爸爸来到哪里?」如晶问。

  其实她只是想尽快远离人群,多於想知道去处。

  「少啰嗦!把你的手放在身后,遮什么的!」坚成大声说. 一个旁人回头观望,似乎因听到这命令式的说话而感到好奇,目光又移到如晶身上,脸上立刻浮现惊讶的表情。

  如晶害怕父亲再大声说话,惹来更多目光,急急从命,双手在私处移开,放到身后。此举像是公开展示私处一样,她脸上已经羞红得像番茄一样。

  坚成终於入了夜市旺区其中一家夜店。如晶一步入夜店内便招来所有目光,虽然场内的女子都穿着火辣,但穿着的多是牛仔热裤黑色背心、cortex衣服,加
上mental style的装饰,配上厚厚的浓妆. 比起只穿一件纯白超短连身裙,三点
若隐若现,清纯脸上却挂上无辜害羞表情的如晶,如天使误闯魔穴一样,与场内形成极大对比。

  「找你们灰哥。」坚成说. 如晶脸上带着惊骇的表情,坚成说话的对象是多次上门追债的人。

  他凶恶地瞪住坚成说:「亏你还有胆子来这儿的,灰哥随便让你见吗?」
  说话时身边的人渐渐把他围起来,如晶害怕得贴在坚成身旁。

  坚成有些胆怯,但他站稳阵脚说:「我是来还钱的。」

  对方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不一会儿,灰哥走了出来。

  这个中年男人身穿西装,他的名字是灰狼,是多家夜店的老闆,也是黑社会中其中一帮的头目,这儿的人都喊他灰哥。

  「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灰狼说,语气有上轻浮,眼神却深不可测.「来还钱的,灰哥。」坚成低头说,显然他也不敢有一丝不敬。

  「不是钱吧?」灰狼此是的眼睛盯住了靠在坚成身旁的如晶。

  坚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是的,用她做抵押。」

  「什么……?」如晶惊讶得来不及反应。

  灰狼瞇眼打量了如晶好久,说:「我要的话,派人拐了你女儿也很行,这不算是什么筹码. 」

  坚成说:「掳拐有风险吧?加上我亲手交给你的话,她会很服从。」

  如晶难以置信地望着父亲. 灰狼说:「但看来你女儿不是怎么愿意。」
  坚成对如晶说:「过去服侍灰哥!」

  如晶流下泪来,望住她的爸爸说:「爸爸不要我了?」

  坚成说:「你不是说要挣钱还债吗?当帮我最后一次了。」

  如晶充满哀怨的神情望着坚成,口好像在说「我恨死你。」然后走过去灰狼身边说:「如晶听灰哥的吩咐。」

  灰狼很满意,对坚成说:「如果她是个孝顺女的话,以后或许就不会派人烦你了。」

  坚成望了女儿一眼,说:「以后能否探望她?」

  「不行!你当这儿是託儿所吗。」灰狼说. 坚成望住女儿跟灰狼步入夜店的员工地方,便百感交集地走了。

[ 本帖最后由 漓人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漓人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圣诞游戏】下一篇:【监狱酷刑】